必赢766net手机版 > 风俗习惯 > 从陆谷孙翻译智慧看人工智能的,营造哈工大品牌翻译人才

从陆谷孙翻译智慧看人工智能的,营造哈工大品牌翻译人才

2020/03/14 00:06

从日前教育部公布的《2005年度教育部备案或批准设置的高等学校本专科专业结果的通知》中得知,我校英汉双语翻译专业获准成立,并于今年开始面向全国招生。我校成为国内首批获准成立本科翻译专业的3个高校之一。  目前中国包括大中小学在内学习英语的人数达3亿多,但真正懂得翻译的专业人才却只占极少数。据外文学院院长陆谷孙教授介绍,此次单独设立翻译专业,正是为了满足中国改革开放及中华文化走向世界对翻译人才的旺盛需求。专业今年预计招收1个班,人数约16-17名。  陆教授认为“懂英语”并不等同于“会翻译”。翻译是一种专业性很强的技能,它要求的不只是简单的、不同语言间的字句换码,而更重要的是能体现其后文化背景和深层含义,并用地道的语言进行形象、生动、准确的表述和解释。译句须达到意义的确切和文字的优美。“我们培养的是具有复旦品牌的翻译人才。”陆教授希望培养出具有非凡的语言兴趣、换码意识和能力的人才;这样的人才必须具备娴熟的语言技能、深厚的文化根底以及迅捷、外向甚至张扬的思辨能力。  娴熟的语言技能是基础。精通汉英双语是学生首先应具备的素质,在培养同声传译过程中提高学生的英语尤其是听、说技能,以达到准确、即时换码。  然而翻译并不只是干巴巴的字句转换,译句必须能体现文化内涵并兼顾文字的优美。译者需要努力吸纳关于两国历史、文化、风俗习惯及政治、经济、文学、科技等方面的知识,作为储备。只有具备深厚的文化根底,才能在翻译时娴熟地运用地道的、能体现深层含义和文化背景的语言进行解释。  翻译既要据实表达说者之意,也要兼顾听者的理解,还要加入译者自身思想、语言的修饰。译者要有自己的思辨能力,要迅速而准确,思维不可穿紧身衣,否则语言也不能活跃。  据陆教授介绍,翻译系为此建造了价值80万元的同声翻译实验室,还引进经过联合国翻译人才培训的双语精通的教师,对学生进行系统、全面的培养,除了从口译、笔译、同声传译多方面由浅入深进行技术专业课程训练外,还在课程设置上添加《古汉语选读》、《多文体阅读课程》、《翻译与思辨课程》等必修课,以提升学生的文化根底及思辨能力。此外,“学生还要多读、勤学、多练、善于展现,除了‘鹦鹉学舌’般模仿、练习,还不妨有点‘孔雀症候群’,有强烈的表演欲,争取多种机会进行实战锻炼,如参加国际会议、接待外宾,与外国友人进行日常讨论、辩论等。”  陆教授最后总结说:“翻译专业依托的是复旦深厚的人文底蕴,打造的是拥有复旦品牌的翻译人才。”

复旦大学外文学院教授陆谷孙先生,最近不幸因病医治无效而辞世。我不是学习英语专业的,但因为关心与机器翻译相关的人工智能哲学问题,故而平素也较为留意陆先生发表的一些真知灼见。

人工智能;翻译;陆谷孙;智慧;机器翻译

复旦大学外文学院教授陆谷孙先生,最近不幸因病医治无效而辞世。我不是学习英语专业的,但因为关心与机器翻译相关的人工智能哲学问题,故而平素也较为留意陆先生发表的一些真知灼见。

陆先生于2015年发表过一篇讨论翻译技巧的短文。文中指出,翻译要讲求做到“飞跃”与“抵达”,即飞跃源语言与目标语言之间的文化隔阂,准确抵达目标语言中相应文化气场中的那个“着陆点”。因为不同的待译文本具有各自的文化气场,所以译者就需要根据语境的变化机敏地选择最恰当的“飞跃路线”,在译文生成过程的终端实现最顺当的“文化软着陆”。

陆先生举过一个案例,来说明这种“飞跃”与“抵达”。某出版社曾咨询陆先生,如何为一篇题目为《租界》的中文小说,安上一个妥贴的英文标题。直译当然是“The Concession”,但陆先生读完小说发现,作者说的是发生在旧上海法租界的故事,所以就译为了“In the French Concession”,并用“in”强调了租界本身只是故事发生的场所,而非小说的真正描述对象。尔后,出版社又改了主意,觉得题目应当换成小说主人公的名字,即“中国排骨”。这又怎么译成英文呢?陆先生觉得,若直接译为“Chinese ribs”,洋人肯定会误认为这是菜谱,而“排骨”在汉语语境中所具有的“纤弱秀气”意思就全丢净了。或许其意思更接近于“Bony Green Knight”吧,但此词带有中世纪色彩,放置到小资味浓郁的上海租界语境中,有点关公战秦琼的违和感了;翻译为“Bony She-Man”则脂粉气过浓。根据陆先生的描述,他就像直升机一样在作为对象语言的英语领地上空盘旋,为寻找一处最佳的着陆点而费心烦神。

可见,面对此类高度复杂的翻译任务,译者需要付出极大的心智努力才有可能呈现信、达、雅的译作。其间的脑力付出,有时甚会至远远超出用母语进行思想原创。面对如此艰巨的脑力任务,做人工智能研究的工程师或许会“想入非非”:倘若能够根据陆先生的翻译精神编制一种程序,让机器自动进行文本翻译,该有多好啊?

凡事都是“说易行难”。现有机器翻译的主流思路,分为“符号进路”与“统计进路”两种。很可惜,这两种进路都无法忠实地落实关于“飞跃与抵达”的翻译经验谈。

先来看“符号进路”。按此进路,在机器翻译中可以先做一个巨型双语语料库,并凭借现有的双语翻译词典,搭架起一座桥梁。更精细的建模工作,甚至还要求对个别词汇进行语义框架构建。譬如,“排骨”这词的框架,就自带有与诸如“猪皮”“高汤”“蹄髈”之类词汇相关的推理关系表征。这样,系统一旦触发一个特定词汇,就会形成与之相关的语义框架,并由此使得一些简单的语义推理成为可能。

上一篇:中国人民大学开创精彩的思想政治教育,搭建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新载体 下一篇:没有了